寒冬思绪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生活随笔

   北风狂啸着,发出惊悚的吼叫。空旷的操场,零星的几个路人匆匆而过。漫天的大雾,遮住了太阳,这又是一个寒风天。

   进入了冬季,人也变得懒散。抬头望去,那曾经葱郁的枫林,如今也仅剩下枯瘦的枝干顶着刺骨的寒风。偶尔几片滞留的残叶随风飘落,更徒增几分伤感。

   接一杯开水捧在手中,抬头望去,灰蒙的天空灼射出刺眼的光。抬手遮住这耀眼的光线,朝家乡的方向望去,这漫天的大雾竟挡住了思乡的视角。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排排凋零的白杨,孤苦的在寒风中颤抖。

  故乡也有白杨,那棵院外的老白杨……,是它陪我度过了童年的时光。

   在阳春三月,晒着懒洋洋的太阳,树叶便是我最好的玩伴。踮起脚尖寻一片最大的绿叶,伸长手使出全身的劲拉弯那根满载绿叶的枝条,摘下那朵绿叶便得意的捧在手中,舀一瓢清水慢慢的洗净上面的尘垢。那片绿叶便是我一天的友伴,或是折出不同的形状,或是放在嘴角吹出不同弄得声调,或是贴在脸上和鸟儿捉迷藏……

   夏天更是我的福利在火热的盛夏,大地一片焦灼的状态,树叶打起了卷,黄狗吐出鲜红舌头,人们都在老屋里拿着蒲扇纳凉。然而,院外就是我的天堂。找个分叉的树棍,找个角落缠上些蜘蛛网,哈哈,那就是我的利器了。听到知了的长鸣,便寻声跑过去,蹑手蹑脚的一步步靠近后,那啼鸣的知了便是我的囊中物了;或是手中的树棍不够长,脱下鞋爬树也是我的特长,双手紧紧的扣着树干,两脚奋力的蹬着,身子紧贴着树干,任凭枝条划破我的衣裳,树皮擦上我的肚皮……,老树及上面的知了,是我愉快地度过了闷热的盛夏。

   入秋以后,老树也别具一番风姿。一阵秋风刮过,枝干随风摇曳,树叶也发出沙沙的声响,大自然是如此神奇。秋,也是一个多雨的季节,绵绵秋雨打在那焦黄的树叶上,再从枝叶上滑下,落在旁边的小水潭里,那滴答的雨声,是那么清晰悦耳。数着滴答的水珠声,清秋,老树给我带来了如此惬意的生活!

   寒冬时节,北风呼啸着,我便躲在老屋里很少出门了。而老树,经历了一年的风吹雨大、日晒夜露也累了。一阵阵北风袭来后,树叶纷纷寥落了,仅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在寒风中挺立着。如此严寒的季节,老屋尚且严寒,院外的老树……,儿时的我也会给它裹上一圈旧衣服,寒冬我们一起度过。

   就这样,老树陪我度过了童年的一载又一载,欢笑撒满叶间、汗水溢满叶间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及生活的变化,我便很少去老屋了,也早已告别了树下嬉戏的童真,老树依旧挺立在那里,风姿如初!但每有闲暇,老树下定有我的身影――老树,我陪你!

   转眼之间,已处在异地的大学校园,时间也早已进入隆冬,家乡还好吗?老树,还好吗?远望家乡的方向,却被隆冬大雾给遮住。眼前,那角落里光秃秃的白杨映入眼帘,是那么孤零、那么无助!一阵寒风袭来,不由得打了个喷嚏,发出一声“阿切”,难道是老树,是你牵挂在远方的我吗?

   北风狂啸着,发出惊悚的吼叫。空旷的操场,零星的几个路人匆匆而过。漫天的大雾,遮住了太阳,这又是一个寒风天。

   进入了冬季,人也变得懒散。抬头望去,那曾经葱郁的枫林,如今也仅剩下枯瘦的枝干顶着刺骨的寒风。偶尔几片滞留的残叶随风飘落,更徒增几分伤感。

   接一杯开水捧在手中,抬头望去,灰蒙的天空灼射出刺眼的光。抬手遮住这耀眼的光线,朝家乡的方向望去,这漫天的大雾竟挡住了思乡的视角。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排排凋零的白杨,孤苦的在寒风中颤抖。

  故乡也有白杨,那棵院外的老白杨……,是它陪我度过了童年的时光。

   在阳春三月,晒着懒洋洋的太阳,树叶便是我最好的玩伴。踮起脚尖寻一片最大的绿叶,伸长手使出全身的劲拉弯那根满载绿叶的枝条,摘下那朵绿叶便得意的捧在手中,舀一瓢清水慢慢的洗净上面的尘垢。那片绿叶便是我一天的友伴,或是折出不同的形状,或是放在嘴角吹出不同弄得声调,或是贴在脸上和鸟儿捉迷藏……

   夏天更是我的福利在火热的盛夏,大地一片焦灼的状态,树叶打起了卷,黄狗吐出鲜红舌头,人们都在老屋里拿着蒲扇纳凉。然而,院外就是我的天堂。找个分叉的树棍,找个角落缠上些蜘蛛网,哈哈,那就是我的利器了。听到知了的长鸣,便寻声跑过去,蹑手蹑脚的一步步靠近后,那啼鸣的知了便是我的囊中物了;或是手中的树棍不够长,脱下鞋爬树也是我的特长,双手紧紧的扣着树干,两脚奋力的蹬着,身子紧贴着树干,任凭枝条划破我的衣裳,树皮擦上我的肚皮……,老树及上面的知了,是我愉快地度过了闷热的盛夏。

   入秋以后,老树也别具一番风姿。一阵秋风刮过,枝干随风摇曳,树叶也发出沙沙的声响,大自然是如此神奇。秋,也是一个多雨的季节,绵绵秋雨打在那焦黄的树叶上,再从枝叶上滑下,落在旁边的小水潭里,那滴答的雨声,是那么清晰悦耳。数着滴答的水珠声,清秋,老树给我带来了如此惬意的生活!

   寒冬时节,北风呼啸着,我便躲在老屋里很少出门了。而老树,经历了一年的风吹雨大、日晒夜露也累了。一阵阵北风袭来后,树叶纷纷寥落了,仅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在寒风中挺立着。如此严寒的季节,老屋尚且严寒,院外的老树……,儿时的我也会给它裹上一圈旧衣服,寒冬我们一起度过。

   就这样,老树陪我度过了童年的一载又一载,欢笑撒满叶间、汗水溢满叶间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及生活的变化,我便很少去老屋了,也早已告别了树下嬉戏的童真,老树依旧挺立在那里,风姿如初!但每有闲暇,老树下定有我的身影――老树,我陪你!

   转眼之间,已处在异地的大学校园,时间也早已进入隆冬,家乡还好吗?老树,还好吗?远望家乡的方向,却被隆冬大雾给遮住。眼前,那角落里光秃秃的白杨映入眼帘,是那么孤零、那么无助!一阵寒风袭来,不由得打了个喷嚏,发出一声“阿切”,难道是老树,是你牵挂在远方的我吗?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